红楼梦脂批中提到的“偷度金针”是什么方法?(脂批红楼梦版本)

  • A+
所属分类:VR游戏

凤姐和宝玉从秦氏尤氏那里回来,凤姐和宝玉就对老祖宗说起秦钟来,老祖宗很欢喜.

红楼梦脂批中提到的“偷度金针”是什么方法?(脂批红楼梦版本)

  

  凤姐又在一旁帮着说“过日他还来拜老祖宗”等语,说的贾母喜欢起来。【甲戌侧批:止此便十成了,不必繁文再表,故妙。偷渡金针法。】凤姐又趁势请贾母后日过去看戏。贾母虽年老,却极有兴头。【甲戌侧批:为贾母写传。】至后日,又有尤氏来请,遂携了王夫人、林黛玉,宝玉等过去看戏。至晌午,贾母便回来歇息了。【甲戌双行夹批:叙事有法,若只管写看戏,便是一无见世面之暴发贫婆矣。写“随便”二字,兴高则往,兴败则回,方是世代封君正传。且“高兴”二字,又可生出多少文章来。】

  

  我回想电视剧红楼梦中几乎把秦钟与宝玉的故事给隐匿了,或者省略了,觉得十分可惜,尤其是之后宝玉秦钟闹学堂的一幕,真的是描写得十分精彩,总想在屏幕上能够欣赏一番真人的表演,可惜未能如愿.秦钟乃秦氏之弟,所谓弟,其实有一脉相承的意思,秦钟某种角度来说也代表着秦氏的一种侧面.秦可卿与秦钟对宝玉的影响之大是不可忽略的.他们都有一种不同常人的特质,虽然笔墨上多有暗示秦可卿之淫,秦钟之风流,但是不可不忽略他们的另一侧面,那些骨子里的睿智,对人对事的洞察,对人生学识的独到见解,这些方面是与宝玉相通的,作者对人物的喜好往往是用的偷渡金针法,似乎写了很多表面的东西,而且也有不雅之处,而真髓却如细针划过,若不仔细就会让其悄然消逝.

  

  

  

  说到贾母更是如此,贾母之智真是整部书里少有贬义的一个人物.她有十分深的人生阅历,在很多事情里总有画龙点睛的评说之语.如果把贾母对孙辈,尤其对宝玉黛玉二人的溺爱和关怀,仅仅看成是祖辈对孙辈的滥情呵护那就可惜了.宝玉之不爱读书,乃是不爱读仕途之书,黛玉之孤傲怪癖乃是人生真谛之仙品,而他们儿童至少年时期的思想引导,生活指向都是深受贾母的影响和教导.他们能够保持自己的特质,而没有污染于俗世的纷繁,不能不说是贾母时刻护航的结果.所以,作者在这里也有他的用意,史老太君真的就是一种思想根源的历史延续,而这种延续继续灌输给了宝玉黛玉,就是宝玉和黛玉的关系,也是老祖宗时刻明了并呵护的.

  

  

  

  说宝玉欲去探望宝钗,绕开贾政的书房走远道,偏偏遇见了贾政的门前清客,于是老嬷嬷叫住,因问:“你二位爷是从老爷跟前来的不是?”【甲戌侧批:为玉兄一人,却人人俱有心事,细致。】二人点头【甲戌侧批:使人起遐思。】道:“老爷在梦坡斋【甲戌侧批:妙!梦遇坡仙之处也。】小书房里歇中觉呢,不妨事的。”【甲戌侧批:玉兄知己。一笑。】一面说,一面走了。说的宝玉也笑了。

  

  这里一段看着我也发笑,可见所有的人都明白宝玉怕其父亲贾政.宝玉对贾政之惧何来.似乎是写子辈对父辈的惧怕,其实也是在写一种思想被另一种思想所辖制.政,政务,正道,仕途之正道也.宝玉的厌恶仕途,不好读仕途之书都是与贾政所推行的教子之愿背道而驰的.这里不得不提的是,后来贾母曾经骂贾政,意思说你如今打宝玉,你就忘记你小的时候了,你的父亲是怎么教育你的.可见,人的思想和行为的规范并非一生出来就成就一个定型的.谁能想象一下贾政小时候的样子,喜好读书的程度,偏好读书的类型比之宝玉如何? 其实,人生有很多种阶段,我们萌动之初所追随的东西,所偏向的理想往往是真性灵的体现,但是我么总在成长的阶段中被实事和历史的演变而逐渐改变掉理想的初衷.可以说是无奈的,也可以说是必然的.宝玉对贾政之惧,是隐约感觉到自己的真理想前面的那道障碍的无法逾越,是无奈的内心投降,只是这个障碍最直接的体现是他的父亲贾政而已.

  

  

  

  宝玉掀帘一迈步进去,先就看见薛宝钗坐在炕上作针线,头上挽着漆黑油光的纂儿,蜜合色棉袄,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葱黄绫棉裙,一色半新不旧,看去不觉奢华。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脸若银盆,眼如水杏。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甲戌双行夹批:这方是宝卿正传。与前写黛玉之传一齐参看,各极其妙,各不相犯,使其人难其左右于毫末。甲戌眉批:画神鬼易,画人物难。写宝卿正是写人之笔,若与黛玉并写更难。今作者写得一毫难处不见,且得二人真体实传,非神助而何?】

  

  这是第一次对宝钗的正面描写,传神之至.人说宝钗家境没落,其实家中已无昔日的钱势,我倒不这么认为,玫瑰紫二色金银鼠比肩褂,就这一样已经价值不菲.她仍然是富商女的奢华,只是不要被作者的轻描淡写骗过才好.宝钗之美喻之牡丹是恰如其分的.罕言寡语,人谓藏愚,安分随时,自云守拙.这要记住其中的\"人谓\"\"自云\"四字,也就是说,从表象来看人们都这么认为,从宝钗自己来说,她也是要这样诠释自己,但,本质并非如此.宝钗的这些特质是针对现实的很好的自卫武器,也是反击生活的前奏必备之蓄势之态.她的智慧与黛玉不同,她应该也是水晶心肝玻璃人,但你初看不知道,你就觉得她是一个淡极始知花更艳的拙寡之人.她是否藏得很好,保护自己保护得很好呢? 未必.红楼梦里人人有梦,可梦皆破矣,读到后面再来细说宝钗之大梦破前,那些细枝末节的失败在哪里.读红楼梦很多年,从来对宝钗怀有点莫名的不喜.可近两年对她却仿佛重新认识了一般,对她的同情开始和对黛玉的同情并驾齐驱,这就是红楼梦的魅力所在,如果我不经历更多,如果我不渐渐老去,我就无法真正去认识书中的人物。

黛玉之一心一意和她的讥诮后的诠释

  

  忽听外面人说:“林姑娘来了。”【甲戌侧批:紧处愈紧,密不容针之文。】话犹未了,林黛玉已摇摇【甲戌侧批:二字画出身份。】的走了进来,一见了宝玉,便笑道:“嗳哟,我来的不巧了!”【甲戌侧批:奇文,我实不知颦儿心中是何丘壑。】宝玉等忙起身笑让坐,宝钗因笑道:“这话怎么说?”黛玉笑道:“早知他来,我就不来了。”宝钗道:“我更不解这意。”黛玉笑道:“要来一群都来,要不来一个也不来,今儿他来了,明儿我再来,如此间错开了来着,岂不天天有人来了?【甲戌侧批:强词夺理。】也不至于太冷落,也不至于太热闹了。【甲戌侧批:好点缀。】姐姐如何反不解这意思?”【甲戌双行夹批:吾不知颦儿以何物为心为齿为口为舌,实不知胸中有何丘壑。】

  我一直认为黛玉对宝玉的一心一意,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以前看红楼,觉得黛玉是爱宝玉的,爱得专一,所以如此.可现在已经不这么看了.黛玉与宝玉有许多地方是共通的,共通的程度就仿佛书中所描述过的那样,一桌吃一床睡,从小就耳鬓厮磨长大的.我时常想这份青梅竹马的意思何在.慢慢就感悟到了其中的深意.宝玉之于黛玉的独一无二,正如黛玉之于宝玉的独一无二是一样的.他们虽然不是处处相同,但心底最隐秘处的人生憧憬和风华情愫,却是如出一辙的.也就是,彼此把对方已经看成了自己的一部份,没有对方,自己便也就不完整了,呵护对方,就是呵护自身的完整性.让对方快乐,便是成全了自己的快乐.这和肉欲无关,与生活本身无关.所以黛玉会对宝玉也在宝钗那里感到别拗,所以黛玉会说出些似乎莫名其妙的话来.她感觉到一种自我完整的破坏,是完美不可实现的失落感.如果她的知己是一个女孩,是她唯一的密友,而又突然跑去与别人谈心,她也会这么说,也会这么别扭的.

  

  

  

  黛玉后来又帮着宝玉抵触他的奶母,因为奶母不让宝玉喝酒.宝钗劝宝玉别喝冷酒,好言相劝,黛玉便又讥讽起来.这些都被看作是小气,心窄,我现在看来,黛玉恰恰是在用直白的方式提醒宝玉,他和她之间的唯一性,这是黛玉唯美的诗人气质,理想的完美气质,而不仅仅只是小肚鸡肠.

  

  

  

  李嬷嬷便上来道:“姨太太,酒倒罢了。”【甲戌眉批:余最恨无调教之家,任其子侄肆行哺啜,观此则知大家风范。】宝玉央道:“妈妈,我只喝一钟。”李嬷嬷道:“不中用!当着老太太、太太,那怕你吃一坛呢。想那日我眼错不见一会,不知是那一个没调教的,只图讨你的好儿,不管别人死活,给了你一口酒吃,葬送的我挨了两日骂。姨太太不知道,他性子又可恶,【甲戌侧批:补出素日。】吃了酒更弄性。有一日老太太高兴了,又尽着他吃,什么日子又不许他吃,何苦我白赔在里面。”【甲戌侧批:浪酒闲茶,原不相宜。】薛姨妈笑道:“老货,【甲戌侧批:二字如闻。】你只放心吃你的去。我也不许他吃多了。便是老太太问,有我呢。”

  

  

  

  这个事件里,李嬷嬷的话里最不妥当的就是,\"想那日我眼错不见一会,不知是那一个没调教的,只图讨你的好儿,不管别人死活,给了你一口酒吃,\"不知哪个没调教的......宝玉现在和姨妈吃饭喝酒,此刻说不知哪个没调教的,恰恰是情急之下没有斟词酌句了,姨妈听了怎么可能高兴.而后黛玉在李嬷嬷再次来劝宝玉少喝酒,仔细老爷在家问你书的时候,终于替宝玉反击了,

  

  

  

  宝玉听了这话,便心中大不自在,慢慢的放下酒,垂了头......那李嬷嬷也素知黛玉的意思,因说道:“林姐儿,【甲戌侧批:如此之称似不能通,却是老妪真心道出。】你不要助着他了。你倒劝劝他,只怕他还听些。”林黛玉冷笑道:“我为什么助他?我也不犯着劝他。你这妈妈太小心了,往常老太太又给他酒吃,如今在姨妈这里多吃一口,料也不妨事。必定姨妈这里是外人,不当在这里的也未可定。”李嬷嬷听了,又是急,又是笑,【甲戌侧批:是认不得真,是不忍认真,是爱极颦儿、疼煞颦儿之意。】说道:“真真这林姑娘,说出一句话来,比刀子还尖。这算了什么呢。”

  

  

  

  每次看到这里总替宝玉感慨,人生得此知己,不知道是否足够了.宝玉和黛玉吃完饭要一同回去,丫头不知轻重地给宝玉戴斗笠,宝玉嫌丫头不会戴,生了气.黛玉就帮宝玉戴了,宝玉乖乖让黛玉帮其整理好了,兄妹二人才一同回去.这里有两批语.【甲戌双行夹批:若使宝钗整理,颦卿又不知有多少文章。】【蒙侧批:知己最难逢,相逢意相同。花新水上香,花下水含红。】前者注面,后者释里,让人感怀良久.本章结尾正写秦钟之父凑钱送秦钟与宝玉一同往家族学堂念书,更有读书争气的妙文在后,不如到下一章一并记录探讨去.

不知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