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N关闭、游戏风云“隐退”:内容竞争时代变了(关闭内容中心推送)

  • A+
所属分类:最新游戏

OGN关闭、游戏风云“隐退”:内容竞争时代变了(关闭内容中心推送)

OGN关闭、游戏风云“隐退”:内容竞争时代变了(关闭内容中心推送)

“游我所爱,任我风云,欢迎收看今天的休闲街区……”

OGN关闭、游戏风云“隐退”:内容竞争时代变了(关闭内容中心推送)

OGN关闭、游戏风云“隐退”:内容竞争时代变了(关闭内容中心推送)

11月25日,据多家媒体报道,作为韩国电子竞技赛事主办方的OGN可能在2020年12月31日结束所有节目播出并关闭其电子竞技频道,退出韩国电竞舞台。

OGN关闭、游戏风云“隐退”:内容竞争时代变了(关闭内容中心推送)

而在国内,12月2日许多网友发现游戏风云的官网无法打开。没过多久,曾经游戏风云的骨干成员BBC与117分别发了一条缅怀性质的微博,似乎笃定了游戏风云“隐退”这一猜测。

虽然游戏风云的官方微博仍在运营,并统一回复“还在”,游戏风云的副总经理朱嘉益也在微博上做出了进一步的澄清:游戏风云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是游戏风云还在,也有人在坚守。

立足于传统电视媒体的老大哥们,似乎不再适合这个时代的“版本”了。

OGN与游戏风云:始于电视流量红利

2000年3月,Tooniverse首届星际争霸联赛“Hanaro Telecom Starleague”开始转播,此次赛事让举办方看到了电子竞技在媒体传播频道上的潜力与巨大的商业价值。同年7月24日,OGN电子竞技频道正式成立,该频道24小时播放电子竞技内容。

文娱产业发达的韩国早在2006年就已拥有第64个被官方正式承认的赛事。在2005年时,OGN电视台开始建立了用于电竞赛事的OGN电竞体育馆,过去十五年中大部分的OGN电竞赛事都在这里开展。

2006年10月举办的蒙扎WCG世界总决赛是首个使用卫星直播的赛事。由于赛事火热,当年OGN在韩国就已经接入了1300多万户,而06年的韩国总人口才4700多万。2007年时,OGN电视台开始制作DNF和突击风暴的电竞联赛,不仅限于RTS游戏,扩大了游戏领域。

以OSL联赛为先锋,OGN制作出了各类游戏节目和比赛。这些不仅揭开了电子竞技的历史,还为OGN的王朝的建立打下了基础,也使得韩国电竞走在电竞发展的前沿。

时间倒回2004年的中国,GamesTV在一家咖啡馆悄然成立。通过创办者之一的张哲晞不懈努力地沟通下,GamesTV获得 WCG 2005 世界总决赛的免费赛事直播权,中国当时绝大多数的电竞爱好者首次体验到了同步观赛,这让电子竞技得到了关注度的巨大提升。

选手李晓峰也在此次总决赛上斩获中国《魔兽争霸3》的第一个 WCG 世界冠军,“人皇SKY”的名号响彻国内电竞爱好者的各个圈层。

由于GamesTV始终是民间组织,没有相关的视听、经营许可证。当时虽然官方尚未整治,但也几近于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头顶。幸好2006年GamesTV 和上海文广互动电视有限公司SiTV 旗下的游戏风云频道合并,GameTV 的原班人马入职游戏风云,筹备频道所需要的相关节目。

游戏风云与OGN类似,都是在整体电视频道的红利中崛起。这其中虽然也由于从业者在电竞领域上的经验提升了电竞内容的整体质量,但电视台优秀的制作环境与严谨的内容团队、充足的节目预算以及专业的技术,都为传播正向的电竞内容提供了平台基础。专业性也反哺了从业者的能力素养,游戏风云里走出了赵明义、117、BBC、海涛等知名电竞人。

在电竞发展初期,NeoTV、PLU、、GTV四家内容制作公司开始陆续出现在电竞玩家视野当中,游戏风云的G联赛、PLU承办的相关赛事、NeoTV的WCG等,无一不是优质的电竞内容输出者。再加上韩国的OGN和MBC Game,这六家内容制作商在过去十多年内为电子竞技创造出了属于行业的内容生态。

困于转型,内容竞争进入下一个战场

好景不长,互联网的兴起逐步改变了受众的观看习惯,传统电视媒体也渐渐走向下坡路。游戏风云如今遇到困难但仍有人在坚守,OGN有可能在兴起20年后退出韩国电子竞技的舞台,一些经典的电竞名场面将留在玩家们的记忆深处。

游戏风云举办的G联赛在开头几年处于烧钱状态,彼时电竞市场尚未如今天般火热,数字电视普及率较低,赛事方能获得的赞助寥寥无几。资本进入后,大量赛事兴起也使G联赛失去了电竞行业中的地位。官司缠身、核心人员出走等因素也使游戏风云步入“隐退”状态。

游戏风云举办的G联赛虽然获得业内众多好评,但由于国内电竞环境起步较晚,数字电视和网络的普及程度不高,很少有广告商愿意投资。多年来稳健发展的游戏风云与G联赛在产业兴起之时没有抓住市场飞速发展带来的转型机会。因此在生态圈逐步确立的过程中它失去了自己在行业中的具体定位,竞争力开始下降。

反观“老大哥”OGN,赛事生态的缺席也使它无力回天。2012年OGN举办的星际2赛事被暴雪收回。这是OGN第一次因为版权的原因而无法举办赛事。随后赛事方尝试了其他热门项目,如英雄联盟、守望先锋、PUBG、APEX等,但赛事版权随后逐年被各方厂商回收。

早期厂商举办电竞赛事只是推广自身游戏的一种手段,而在传播便利、受众广泛的电视平台播放也不失为好的推广方式。随着赛事的影响力以及受众度增加,电竞赛事的重要性也随之提高,版权在生态中愈发重要。

2018年,拳头收回LCK赛事的举办权,OGN不得不放弃英雄联盟项目着手其他游戏。虽然在此后OGN成功承办了PUBG的PKL联赛,但不幸的是蓝洞官方今年将PKL联赛废除了。

在媒体FOMOS的爆料文章中,多位相关人士透露:“由于新冠疫情影响,再加上制作内容的急剧减少,使得OGN的广告收益严重缩水。”

时代在改变,如今的电视台早已没有此前众星捧月的辉煌了。想要在这场大浪中活下去,部分传统电视台开始它们的转型之路。迫于转型压力,电视台走上了创新之路,湖南卫视的《爸爸去哪儿》《我是歌手》、浙江卫视的《极限挑战》等节目的推出无一不让收视率暴增;短视频兴起,也不乏有不少传媒体系电视台入驻短视频。其中就有“1818黄金男团”爆火的黄金之眼等相关品类的电视传媒体系。

对比都是电视传媒体系下的OGN与游戏风云,陀螺电竞认为,对比中韩两国的数字电视普及率,宽带网络以及数字电视的普及率在韩国更高。韩国的观赛习惯在传统的电视观赛效果上过渡较为顺畅,与游戏风云竞争力下降所不同的是,OGN的关停是由于热门赛事版权逐步丧失,内容产出能力直接出现缺口。

随着时间发展,过去国内的四大电竞内容制作商如今只剩下NeoTV和VSPN两家。他们已经成为电竞产业链里的一环,为厂商提供赛事相关服务。某种层面来看,电竞游戏厂商的版权正成为生态体系外企业的下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生态逐步站稳脚跟后,若没能找准定位,存活的可能性越来越低。

结语:

这群创造了电竞生态的先驱者们,尚未在电竞兴起的今天收获属于自己的荣耀,甚至更依赖于赛事生态的OGN也没能继续坚持下去。

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但至少由它们孵化出的众多赛事生态和从业者也在行业中发挥这段经历所带来的个人能力。正如ImbaTV海涛在朋友圈中所述,游戏风云是他,也是很多普通电竞爱好者梦开始的地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